蕴珞

为我爬墙的西皮写一篇萌后感

低调的子博客:

    有人说四哥四嫂是强拉的西皮,安排了场床戏就草草在一起了,我却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人比他们更适合彼此。


    虽然目前Beam的戏份并不多,但是,感谢微博、撸否上太太们的翻译,我们仍然可以从多种途径获知,他是一个标准的矛盾结合体。


    对朋友很了解,被戏称拿到了剧本的男人,对自己却很模糊,直到学弟Ming开始追求Kit,才隐约察觉并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这位好友;即使要靠学霸Pha的补课,上课时也记了笔记,按理来说应该是个很认真的人,每段恋情却只能维持一个晚上,又称一夜情。


    风流多金,游戏人间,标准的浪子人设,属性略渣。


    一开始,我觉得Beam和Ming是有点像的,都是情场老手,别人的评价也是开朗帅气、平易近人,但时间长了,我发现Ming的内心要比Beam强大。


    这或许源于Beam曾经被抛弃的经历,他被领养后,生长在富足的家庭,还有了两个品学兼优的好朋友,成年后的他看起来有种内敛的稳重感,好像能不动声色的掌控全局。


    狂野医生帮中,Pha是最受欢迎的那一个,并且对Kit和Beam都是老父亲般严厉管教的态度,出于三人关系中相同的处境和地位,我姑且认为,Kit和Beam的相处时间和关系应该都要比和Pha要紧密一点。


    他们三个就像等边三角形,Pha是最顶端的那个角,而Kit和Beam则气定神闲的跟在他后面,牢不可破,密不可分。


    这个时候,Yo的出现带走了他们的“尖”,等边三角形变成了锐角三角形,紧接着,Ming发起进攻,Kit也被攻陷,锐角三角形变成了钝角三角形,Beam变成了那个张开双臂却谁也碰不到的点,无力的敞开胸膛,孤独又感伤。


    我无法定义他对Kit 的感情究竟是不是喜欢,但我能肯定的一点是,他的失落感里绝大多数成分,绝对是长期固定的关系被打破后的无所适从,以及最好的朋友突然被抢走后的一点点小嫉妒。


    Ming绝对是比Beam要适合Kit的,先不提他默默暗恋了人家多少年,又在脑内模拟了多少套追求方案,光是在主动性和行动性上,他就把Beam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Beam是绝对不可能主动的、认真的追求谁的,之前的恋情也都只是停留在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暧昧阶段,而Kit,他应该是很反感这种轻浮不认真的感情态度的,详见少爷沙滩撩汉被罚吹海风事迹。


    Kit的生长环境是充满爱的,而Beam的内心却有着难以弥补的一部分,如果其中一个人很勇敢的话,那他们还是有在一起的可能性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是,他们都是被动型的小可爱,在真心真情这一方面,Kit可能是有些懵懵懂懂的傲娇,Beam则是充满防御和抗拒的警惕。


    就像缩在壳里的蜗牛,得有人把他们的壳敲开了,才能露出内里的柔软来。


    在这一点上,Ming是死缠烂打的温水煮青蛙,Forth更直接,第一次就攻城略地,在城墙上插下了自己的小旗子。


    Forth这个人,怎么说呢,第一次出场时,我认为他很直男,又糙又霸道,还有些不解风情,虽然在追求Yo时很直接的找了外援——竹马Ming,但方法却始终不得劲,有种缺了点火候所以菜炖得不香的感觉。


    这样的Forth,在追求小可爱Yo时,小可爱说:谢谢,我有P’Pha了。


    于是,他撂完狠话就撤退了,忧伤的借酒消愁。


    而在追求Beam时,声名远扬的花花公子拍拍屁股,拔x无情:大家都是同种人,按老规矩办事吧。


    于是,他在经过深思熟虑后,义正言辞的追了上去:不行啊,虽然都是男人,没啥损失,但人家要对你负责的!


    说实话啊四哥,我可不信你这么纯情,你自己都说了,发生过关系的人这么多,有男有女口味不忌,这一次的对象只不过是另一个夜店咖,你怎么突然就悔改了要对人家负责了?


    原因当然只有一个。


    因为他是Beam啊。


    是你灵魂的另一半,所以你无条件的信任他,服从他,包容他。


    爱他。


    你们是灵魂伴侣。


    所以无论你们之间的阻拦是什么,是你是他或是其他,你都会毫不犹豫的打碎它,跨过它,然后牢牢的抓住那个缩在壳里的人。


    而在Forth决定追求Beam之后,直男般无趣的工程学院硬汉完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仿佛他消失的几天只是去上了个撩汉速成班(也许是去和工程学院的上任教头,学长Kongphop请教了吧……


    他开始套路Beam,日日守候是必需品,像个忠诚的骑士守卫在自己的王子身边,又像条护食的小狗,每当有人妄图接近他甜美的肉骨头,他就会龇牙咧嘴的上前宣告主权。


    爱是占有欲,而Forth野兽般的嗅觉只有在Beam身上才会实现。


    就像他从不觉得Yo身边的Ming是个威胁,但Pha会,即使知道他们只是朋友,即使知道Ming有Kit,但雄性天生的占有欲还是让他对自己爱人的魅力苦恼不已,并乐此不疲的吃着一些不必要的飞醋。


    Forth一直是自信并张扬的,在校之月的评选活动中,他是仅次于Pha的人,在面对Pha时,他们也一直是势均力敌。Beam一直觉得他很帅气,那个时候的四嫂应该就对他有了一点好感了,只是酒场上浮光掠影般的交际,和各自朋友圈子的不同让他们一直缺乏真正了解对方的机会。


    在小说的后半段,各位太太的翻译中,我们却看到,这样强势的Forth,会对Beam撒娇,也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装可怜,他甚至还会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好让Beam主动去哄他,而我们的Beam,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一直很诚实。


    混迹夜店又久经情场的Beam真的会不懂Forth的小把戏吗?


    我认为这是不存在的,即使关心则乱,事后的他也一定能够很快的意识到这一点。


    然后,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每一次Forth的撒娇,卖乖,讨巧,甚至是耍流氓,Beam都全盘接收,偶尔也会和朋友甜蜜的抱怨,本质却全是秀恩爱。


    他们就像两只小刺猬,因为太过看重对方,所以一次次试探,一次次对弈,每一次碰撞都有火花,逐渐把惴惴不安的沟壑填平,拥到对方柔软的肚皮。


    或许是野兽男的直觉,Forth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Beam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他害怕别人的离开,甚至会做出不如自己先消失的决定,于是Forth也就把自己的坚定和不安都掏给他看,告诉他:


    嘿,别怕,我爱你,不会离开你,也请你不要离开我,我会害怕。


    这也是这对西皮最能戳中我的一点,当他们遇到了彼此之后,他们才成为了最真实的那个人,把自己所有的恐惧都袒露出来,毫不犹豫,干脆利落,壮士断腕般义无反顾。


    这也是我所向往的爱情。


    如果有人能一眼看穿我所有的脆弱,知道我所有的抗拒都是为了挽留,无条件的包容我的坏脾气和小心机,那我也会——


    爱他。


    即使粉身碎骨。



【Tae/Tee】Bad Liar

余夕君:

#逐月之月


#Tae/Tee


#RPS预警!!!


#现实半AU小甜饼


#OOC慎入


#食用愉快w












Tee一直说Tae是暖男,对所有人都太好太温柔。


 


这听上去有点像中央空调,就是那种对任何人都保持温和态度且不拒绝别人的人。他们常常能博得女孩们的欢心,却让男性同胞们觉得假惺惺和讨厌。


 


但是Tae觉得Tee也许没有说错,他的性格如此,家里也从小教育他要成为一个绅士。于是他比大多数同龄人懂得如何哄女孩开心,哪怕只是安静的坐着听对方倾诉。更何况,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些词其实一点都不难听。


 


但是当它被越来越频繁的被挂在Tee嘴边的时候,Tae好像发现了什么。


 


Tee在抱怨。


 


Tae想起Tee总是对他的粉丝们的称谓耿耿于怀——那些女孩子喜欢自称为是Tae的老婆们。


 


说起这个称呼,Tae觉得有些荒唐或是疯狂。现在是21世纪了,估计这个世界上都没有谁可以妻妾成群。但他同时又觉得有趣,女孩子们真是想法可爱的珍贵生物,她们表达爱意的方式总是多变而单一,勇敢而美妙。


 


然而Tee总是在调侃它,在综艺里,在网络上,甚至是在拍戏的空隙期间。


 


“你的老婆们又在推特上传你的截图和照片了。”


“你的老婆们来探班了。”


“你的老婆里面有一个长的好可爱啊。”


 


Tae顺着Tee指的方向看,的确瞥到了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提着大概是装了礼物的小袋子朝他们这边望了过来,裙摆随着微风飘起一角。


 


“确实很可爱啊。”


“要不要我帮忙去要个你老婆的电话号码。”


 


Tee打趣地说道。


 


Tae回过头看他,突然有点明白过来这句玩笑话背后到底想说什么。兀自琢磨了一会儿对策,冲着Tee笑起来。


 


“免了。”


“为什么?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P’ Tae。”


 


Tae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屏幕都没按亮就在Tee面前晃了晃,话语在空气里炸开了一颗夹心硬糖。


 


“因为我已经有了。”


 


看着假装镇定的Tee,Tae不得不承认在有些时候他确实会反应迟钝外加情感判断失误——Tee不是在抱怨,他是在撒娇。


 


 -


 


全剧组的人都知道Tee是个恶作剧专业毕业的荣誉高才生。


 


他心怀永远用不完的鬼点子,万分擅长见缝插针,藏匿了无数张剧组里的成员们传出去就身败名裂的照片,还是个嘴上不饶人的小混蛋。


 


Tee自称和别人嘴炮从来没有输过,洋洋得意的劲让对面的主要受害者Copter很是郁闷却无从反驳。


 


好吧,也许事实就是如此。


 


Tae很少参与弟弟们之间日常的互怼运动,他多半是在边上看着觉得好笑,时不时在可以插嘴的时候说上两句。Tee确实从来没有输过,即使是1v3的现场也不见他有任何劣势,多思考几秒就能把对面炮轰到团灭。


 


但是Tae知道他的悉心照料,知道他的事无巨细,还知道躲在这样的混世魔王外衣下极其容易撩拨的心。


 


这体现在所有他们不得不做的pocky game上。


 


实际上,在这个游戏成为一个无底黑洞,无论出席什么节目或活动都阴魂不散之前,Tae感觉他们顶多只是在God和Bas面前做个陪衬,随便玩一玩就没问题了。结果他们开始越来越频繁的被要求再现这种粉丝们十分买账的场景,于是输赢就变得更加不必要了。


 


Tee每次都在网上说,这个游戏如何如何简单轻易,但Tae看到的只是每一次被要求之后恨不得立刻逃走的害羞。


 


Tae并不是不害羞,但这样惊慌失措的Tee真的太有意思了,他经常将那根草莓味的巧克力棒咬到一半的时候就被对面的小孩逗笑了,以至于后面也无法继续下去。因为要知道Tee就像个小恶魔,在片场总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胡作非为,而pocky game可能是难得能让他束手束脚的时刻了。


 


所谓一物降一物。


 


Tee很少脸红,但是Tae总是能从他的笑里判断出他的各种情绪。有几次他甚至错觉自己看到Tee害羞得浑身在冒烟了。


 


值得一提的是,那非常可爱。


 


Tanaphol Jarujitranon,言语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


 


 -


 


Tee还常常嘲笑Tae是远离社交网络的山顶洞人。


 


Tae对此好像无从辩解,但如果他是个山顶洞人,又或是像Tee说的那样在丛林里迷路了,他可能压根不会知道网瘾少年Tee是怎么在网络上面向广大粉丝开玩笑的。


 


而事实是这些话Tae记得都挺清楚的,就好比有一次Tee曾经背着他对粉丝们控诉自己,用词和语调都可爱至极。那天的直播他没有同步观看,但推特和fb上总是有小天使一般的粉丝做摘要整理,Tae对她们的感谢不亚于扛单反的前线们。


 


Tee的大致意思是说,他生气了,吃醋了,因为Tae牵了Bas的手,却总是对他不理不睬,不见面还损他,等见面了又来哄个不停。但这次他不会给Tae发通行证了,他不吃这一套。


 


Tae听得想笑。既然这个口是心非的傲娇小孩这么说了,就显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对他举起“禁止通过”的牌子,反而是撒娇想让他过去更用心的哄哄他。


 


但是牵Bas的手说到底又不是他的锅。


 


那是剧情需要,Tae这么想着,他和Tee的故事线要等到第二季才能展开,真正应该怪罪的是作者。但是他不会说这么孩子气的话,他只会在屏幕面前不知道因为什么发笑。Tee就像只炸毛的小猫,厚厚的肉爪在他面前一拍,转身就佯装着要跳窗逃跑。


 


拜托,没有前面追求Yo的失败,哪来后面情场失意下的酒后乱龘性。


 


从技术层面来说,他要是不牵Bas的手,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和Beam上龘床。


 


Tae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发觉自己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Tee了。拍摄期早就告一段落,尽管Tee一直活跃在各种社交软件上,Tae也总能通过看剧或者陆续播出的综艺和活动看见他的样子,但这不相当于字面意思上的“见面”。


 


最近的一次见面机会就是30号的节目录制。


 


日历翻到29号的时候,Tae晚上睡不着觉,翻来覆去觉得自己是不是该顺着Tee的意思去哄哄他,只斟酌了不到两秒钟就拨通了Tee的电话。


 


“睡觉了吗?”


“P’Tae有什么事吗?”


“本来是没什么事,但是你说我冷落了你。”


“哎P你在说什么啊?”


 


Tae听出另一边Tee慌乱的装傻,憋着笑决定曲线救国。


 


“明天就要录制了。”


“对啊,明晚见吧。”


“这么着急挂我的电话?”


“不是啊!你别逗我了。”


“你上次跟你的粉丝们说,让我见面了不要去哄你,是真心话吗?”


 


“……是。”Tee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听起来就好像真的在赌气一样,“你等明天见面了别来哄我,去找你的Bas弟弟去。”


 


“那这么说,你前面说你吃醋了也是真心话?”


“什么?我没有!”


 


Tae终于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到这时候Tee才发现是自己被耍了。


 


“你好烦啊。”


“是是是,我烦。”


 


Tae觉得自己不需要想象就能看见对面Tee气鼓鼓的表情。


 


“其实我们好久不见了吧。”


“嗯。”


“除了不想让我哄你以外就没什么想说的?”


“没有。”Tee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压根不想见你。”


 


Tae突然愣了,随后温柔的笑意爬上眼角,看向空处的目光如水,连他自己都未曾觉察。微凉的晚风从阳台圈进丝丝甜味,就好像是电话那头的小糖豆此时此刻就陪在自己身边脸颊发烫得像是要蒸发一样。


 


他说,“Tee,你真的特别不擅长说谎。”


 


Tae看过的一部书里说,说谎的人说的不是他们不想说的话,而是他们想说的话的反话。


 


Tee举着电话半响都没有回复,静谧像是午夜特供的迅速蔓延的瘟疫。


 


“你还在吗?”


“……”


“Tee?”


“……”


“好吧,那我去睡觉了。”


 


Tae的晚安下一秒就要说出口了的时候,他听见了Tee小声又别扭的回答,语气像是做足了心理准备和思想斗争,矛盾得耳根泛红。


 


“我想你,想见到你。”


 


他说完之后听筒里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Tee大概是飞速地挂断了电话,但这一点都不要紧。Tae被Tee突如其来的直球惹得心情一下飘上了云端。


 


Tee也许永远学不会说谎,尽管他那些蹩脚的谎话足以挡住一部分人的眼睛。


 


而说真话的Tee一定一定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类,Tae独享这个宝物,仅凭电话线就能确定他那些说不出口又如明镜般坦率的心意。


 


“乖,晚安。”




-END-
















能写的我自己在文档前傻笑的文真的不多……


希望该表达的都表达清楚了x


 


“说谎的人”的那句话出自卷老师的《Bream gives me hiccups》


“想见到你”是因为昨天漏儿过生日KB给唱了《樱花樱花想见你》,语气非常像在撒娇于是我就用了【。


 


看到很多人想看Tae哥哥和蜜糖哥哥的文觉得很开心呀,他俩的相处模式真的很有意思2333333


萌rps不要太zqsg大家心里清楚就好~


所以食用愉快w


喜欢的话别忘了点赞和评论呀


爱各位小仙女!笔芯!